1分28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1分28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30 00:17:4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毕竟大家都知道翼装飞行是一项具备危险性的运动,所以一般玩这项运动的人也会格外小心。”Will向记者分析到,一般飞高空翼装主要会遇到三种比较危险的情况:“第一就是因为主伞没有叠好,或者开伞的姿势不对,或者各种其它因素的导致的主伞出现问题,这时候就需要用到备伞降落;第二是没有降落原计划的地点,这会增加场地因素带来的未知风险;第三就是,多人翼装飞行时会有碰撞的危险,因为翼装速度很快,会发生撞伤或者撞晕的情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很多人提到翼装飞行,总是会提到生死之类的问题。”Will对此不以为然,“首先没有人会想在自己喜爱的运动上死去,我不会去考虑这些问题。对我来说,我只想好好活着,所以我会认真对待我的每一次飞行,让我可以继续从事自己最喜爱的运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道有风险,所以大家都会格外小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为了节约住宿费,裹个睡袋直接在跳伞基地睡了是家常便饭的事。”Will继续说道,为了节约每次7美金的叠伞费用,很多人都会选择自己亲自做,“玩跳伞的人其实不像大家想的那么有钱,花费大手大脚的人其实很难看到。除了睡在跳伞基地,我们有时也会租一个房子,大家一起在里面打地铺来平摊费用。对于我们来说,我们更愿意把钱花在自己的爱好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正在进行翼装飞行的Will(受访者供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尤其是疫情期间,孩子们以上网课为主。尤其对中小学生而言,老师在讲课时页面出现这种广告弹窗和不雅图片,十分污染学生视野,对课堂产生不良影响。”谈及提出这项提案的初衷,魏世忠告诉记者。他表示,在大数据的背景下,弹窗作为一种广告或流量接入口,对互联网用户购物以及获取信息有一定的帮助,但弹窗泛滥则侵害了大家的利益,形成了扰民,并涉及违反《广告法》,建议施行更严格的措施,遏制这一现象的泛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跳伞数据网站BFL统计,从1981年开始,截至2020年1月,玩低空跳伞和翼装的死亡人数为383人。Will向记者介绍到,这个概率不足千分之五,比起网上所说的30%的死亡率低太多了,“我们没有人会拿生命去冒险,30%的死亡率夸张过头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何给网络弹窗戴上“紧箍咒”?魏世忠建议,国家相关部门应完善互联网广告法律政策,制定明确的技术规范,杜绝各类擦边球行为,加大网络巡查执法力度。另外,他建议将违规发送弹窗广告发布较多的互联网公司和推送平台,列入“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”,其法人代表列入“失信被执行人名单”。“从源头上形成高压态势,使相关企业承担起应负的责任,还公众一个干净清朗的互联网空间”,魏世忠说。中新社布鲁塞尔5月19日电 日内瓦消息:以视频会议方式举行的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19日闭幕,会议通过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决议,确认世卫组织的关键领导作用,呼吁成员国向世卫组织提供可持续资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停飞的日子,飞行画面一直在脑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很多翼装玩家,也并非网上所说的“富有后浪”,而是非常节约的。Will介绍道,自从玩跳伞后,自己几乎再也没买过超10美金的衣服鞋子,“读书的时候,跳伞的费用都是从生活费里一点点节约出来的,我会衡量哪些生活开支是不必要的,然后砍去它。现在主要就是靠教跳伞和翼装的时候赚点钱,然后赚取的学费我又拿去自己玩翼装。”